昨日,昆明锦伦矿业有限公司戴总一直被一位“保险业务员”打来电话不断纠缠:“你是戴总吗?我是保险公司的小刘,我们公司有一款新出的险种,特别适合你……”戴总觉得纳闷,保险业务员怎么会知道他的私人电话?他更不知道的是,自己的电话号码和昆明更多企业老总的号码,都变成了商品,每个值3毛钱。负责“销售”的邹某表示,最少要买500个,对“长期客户”还有优惠措施,买老总送经理!

  邹某以前是一名软件销售工作人员,因工作性质需要,接触的都是企业高管人员,经过长期的累积和整理,加上从同事那里搜集来的各种名片,他手上现在有上万个电话,“准确度之高令你无法想象!”

  邹某手中的这些资料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最低的职位是企业副总,“他们做生意都是几万几万的,向他们推销保险很合适。”他称,对有意和他建立长期合作关系的朋友,他还可以实行更多优惠,“到时买老总送经理!”

  记者以保险推销员的身份和邹某取得联系,邹某的售价是每个号码3毛钱,至少要买500个,而且客人不能挑选,“如果挑的话,就挑最好的,我只能说,我这里的确是有很多大老总,天佑房地产的老总,花样年华KYV的老总,云南路桥股份有限公司的老总,我都有!”他说自己手中也有政府人员的电话,但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行规,为了安全,他拒绝透露政府工作者的号码。

  记者提出用自己手中的名流电话和他交换,邹某不同意:“你们做保险的,客户质量不高,不像我的都是优质客户。”邹某说,他现在是公司的副主管,没有以前跑市场时那么多压力,但他曾经在找那些名片资料时,付出了很多的努力,现在名片用不着了,他就要好好利用一下。

  “接下来,我会将手中的资料不断更新。”邹某说,几天前,一名进入保险行业才一个月的女孩和他取得联系,他看她可怜就送了女孩几十个号码。

  ■声音

  当事人:这是件很可怕的事

  为证明手中电话号码的真实性,邹某向记者发来了5位老总的电话号码,以及两条内容为他们名片的彩信。

  昆明锦伦矿业有限公司老总戴光辉先生的手机号码也在5个号码之列,“我的电话号码被人用来卖?”听说自己的个人信息被当作商品出售时,戴先生显得很吃惊,“这件事情暂时没有对我造成什么伤害,但一旦造成了不好的影响,我肯定会安排工作人员去追究他的责任。”

  登豪商贸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李彦昆听到自己的电话号码被人兜售时说:“这是件非常可怕的事情。”他介绍,公司成立的时间还不是很长,一般来讲,除商业上的朋友外,他的电话号码不轻易给别人,“这样的行为让人憎恨和讨厌!”

  另外几位老总也表达了相似的愤怒,他们表示,电话号码泄露出去后,一旦产生不良效果,一定会追究邹某的责任。

  律师:兜售成功就构成侵权

  云南理路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们认为,邹某一旦兜售电话号码成功就构成侵权,这种行为产生的后果无法预料。目前可对其发出警告。

  另外,他们还认为,如果邹某是通过正常渠道获得老总们的号码,那么老总们即使遭到骚扰,追究责任时也只能针对骚扰他的人。 本报记者 刘木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