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捡到骨灰盒寻失主未果出钱请人安葬遭拒

骨灰盒有20厘米长,15厘米高,紫色檀木。


男子捡到骨灰盒寻失主未果出钱请人安葬遭拒

骨灰盒外层由白色纸箱包装,上面有“欧式别居”4个手写字


男子捡到骨灰盒寻失主未果出钱请人安葬遭拒

骨灰盒紫色檀木,旁边有2个塑料“金元宝”。


  “师傅,请问你知道这个盒子是谁丢失的不?”“不知道,装的啥?”“骨灰。”“啊!”

  昨(9)日上午,凉山小伙顾明军在火车北站四处打听,被询问的人得知情况后都吓了一跳。原来,他捡到一个纸箱包裹的骨灰盒!出于对死者的尊重,他决定出钱请人安葬,但身上只有60元钱,而人家要价500元。没办法,他想,干脆把这个骨灰盒抱回老家,安葬在屋后那一片桃园里……

  掏光身上所有钱 没人接招

  今年20岁的顾明军来自凉山州会理县一个小村庄,来成都半年,做电工的他没有找到合适工作,就在一个小餐馆打工。几天前,家中来电话让他回家。昨天早上9点半,顾明军就到了火车北站,准备买下午1点回老家的车票。买了票,顾明军看见广场上围着一群人。“到底有啥子好看的?”顾明军拨开人群,发现树下躺着一个纸箱子,箱里有个盒子,上面有块红布。“啥子东西哦?”“骨灰盒,不晓得哪个掉了的!”“看到就晦气,哪个愿意动它。”旁边一位拿着扫帚的大姐说,8日晚上就有人发现这个骨灰盒躺在树下,没人敢动。“骨灰盒?”顾明军发现盒子已经被人拆开,周围粘满了泥土。“太造孽了,去世后竟然这样悲惨。”顾明军走上前去,捡起骨灰盒小心翼翼地放进纸箱,并盖好了盖子,“人死了,骨灰不能被风吹掉。”顾明军开始查看骨灰盒,试图找到联系方式,但除了外包装上有“欧式别居”4个手写的字外,没有任何线索。

  无法联系亲人,顾明军作出一个大胆的决定:出钱请人,找个地方葬了。他找到一个卖报纸的大爷,掏出身上仅有的60元钱,请大爷帮忙。大爷断然拒绝,说钱太少。过了一会,大爷喊来4位民工,但4人要价更高,500元。顾明军只好放弃了请人安葬的想法。

  实在没法 我抱回老家安葬

  顾明军又找广场上的巡逻队员,但巡逻队员也表示没有任何印象。2个小时过去了,顾明军累得满头大汗,有人见他一直抱着骨灰盒,劝他放下歇歇,他拒绝了。“家中老人说过,四川的风俗是骨灰盒不能落地。”眼看上车时间越来越近,顾明军着急起来。“如果实在找不到,我就把它带回老家安葬在屋后的桃园,给死者一个安慰。”“请你们大家给我作个证,我留下地址、电话,如果死者家人找来,就给他们说一声,如果他们不理解,你们帮我解释一下。”说着,顾明军找了一个黑色塑料袋,将骨灰盒小心翼翼地包了起来。

  就在顾明军准备将骨灰盒带上火车时,有人提议:找警察帮帮忙。于是,顾明军抱着骨灰盒来到站前公安分局。治安大队值班室民警接待了他,查询了几天来的报案记录,也没发现线索,这让民警犯了难,“我们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

  由于骨灰盒上没有任何联系方式,警方一时也无法联系到死者家属。最后,警方决定,先将骨灰盒放到火车北站广场治安室,等待死者家属来认领,并着手联系民政部门进行查询。如果实在查询不到,就送到凤凰山进行安葬,让死者入土为安。

  没有人愿意帮忙 有点寒心

  临上车前,记者仔细看了顾明军的行李。他蓝色的塑料口袋里仅装了3件洗得发白的T恤和一条裤子,唯一值钱的是那把边缘早已被磨破的木吉他。虽然还没找到死者家属,但将骨灰盒交给了警察,还是让顾明军有些开心。“刚才我在旁边打电话你没听到,其实我就是打回去给家人说这个事,虽然他们口头上没有同意,但如果我真正抱回去了,我相信他们也愿意帮忙安葬的。”

  追问来历:骨灰盒是贼偷来的?

  警方接收了骨灰盒,让顾明军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但是骨灰盒究竟从何而来?顾明军找到附近扫地的大姐询问。大姐表示,最先看到骨灰盒的是几位乘客,后来是她的同事看见,但是同事回去休息了,无法联系。“肯定是贼偷来的嘛,这么重要的东西,不可能有人把它故意弄丢。”大姐说,骨灰盒极有可能是家属抱累了,放在地上休息时,小偷误认为里面有贵重物品,就悄悄偷走了,打开一看,发现里面是骨灰,所以扔了。有人推测,丢失骨灰盒的乘客是坐火车的,小偷不可能从其它地方将骨灰盒偷来扔在火车站。“失主很有可能不是四川人,可能他们没有骨灰盒不能放地上的风俗,也或者是四川人,但是不懂得这个规矩,没有一直抱着,所以整丢了。”

  早报记者 刁明康 实习生 曹平刘继红摄影刘筱庆

  他为什么捡骨灰盒

  顾明军说,他曾看过一个故事,汉朝时两位年轻人赴外地当官,中途碰到一个临死的人求帮忙,将他的骨灰送回老家安葬。其中一人没有理睬就走了;另一人则信守承诺,将死者的骨灰送回了老家。结果,前者还没上任就暴毙,后者则一生平安。

  他执着地寻找线索

  按四川风俗,骨灰移植过程中,不能让骨灰盒沾地。顾明军只好抱着骨灰盒想办法,他按“欧式别居”4个字四处拨打电话查询,找朋友、打114,但结果是成都没这个小区。他将目光转向广场上的清洁工,他们都无法回忆起8日有谁在此处丢过东西。

  他无奈地叹一声气

  从小我爸爸就教我要多做好事。我是80后,相信科学,不相信抱了骨灰盒会晦气。我出钱都没人愿意帮忙安葬,想起有点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