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成都取道川藏南线的318国道,骑行到拉萨,再出境到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7000多公里的行程中,高原反应、极端天气、山体塌方、道路难以通行、摩托车损坏无处可修……4名老人遭遇了多次危险,为何都化险为夷?答案,昨日上午在望江楼公园中揭开:4名老人正对上千张图片进行精心选择,筹备“骑游尼泊尔”图片展,希望可以将40天的惊险历程与沿途美景,与成都市老体协摩托车骑游队的队友们分享……

  家人担心 难阻骑行

  骑游尼泊尔,源于两位“西藏老兵”故地重游的想法。叶荣才,1963年至1965年在西藏当兵时,曾参与中尼友谊公路的修建,期间几名战友牺牲在樟木镇。退伍后,他再没有返回过西藏。“总是想着回去看看战友们”,叶荣才提出了骑游西藏的想法。林忠清与叶荣才有着同样的经历。1969年至1976年曾在日喀则当兵7年。之后,便也再没有回过西藏。

  77岁的王守山有着三年多的骑游经验,得知二人的想法后非常赞同。在成都市老体协摩托车骑游队的一次会议上,王守山提出了“骑游尼泊尔”的想法,队友们欢呼雀跃。开始时,有20多名队友报名参加,但由于路途遥远,风险难测诸多原因,最终只剩下了王守山、任相国、林忠清、叶荣才4名老人。多次商议后,老人们决定经318国道到西藏后,再出游尼泊尔。

  路途遥远,危险不可预测。任相国的小儿子任柯,起初极力反对父亲远行。“年纪大了,没必要走那么远,在国内转转就好了。”但任相国不为所动。劝说无效后,任柯开始为父亲的出游做准备,必备药物、沿途信息等,“既然父亲坚持,也不想过多阻拦,不希望他的余生留有遗憾。”

  其他几位老人的家人开始也都同样反对,但最后都同意了老人们的选择。

  6月25日上午8时,4名老人带着食物、药品、氧气筒、修车工具等,冒着蒙蒙细雨,从红牌楼整队出发。

  多次遇险 转危为安

  穿过二郎山隧道,经大渡河谷,走过康定,翻越海拔四五千米的折多山、卡子拉山,老人们到达世界著名高城———海拔4000米的理塘。沿途的秀美景色,令老人们异常兴奋。阳光下耀眼的雪峰、大片的草甸和森林、悠闲吃草的黑牦牛……

  过八宿到达然乌,任相国遭遇了入藏以来惟一一次高原反应。吸氧、服用红景天、喝葡萄糖注射液……为了不影响任相国的情绪,王守山与林忠清、叶荣才商量过后,决定下到海拔较低的地方休息半日后再启程。

  雨、雪、冰雹,随时可能“翻脸”的天气,一座又一座翻不完的高山,考验着老人们的意志。“当时真想放弃,但瞬间过后,还是选择了坚持。”艰难经过了多处水深达四五十厘米、路面满是鹅卵石的“烂路”后,在通麦天险处,老人们遭遇了最大的一次险情。右侧山体塌方,致使山崖陡坡上的318国道仅剩一条窄道。碎石不断从山上落下,路面坑洼不平,泥水遍布。左侧数十米深的峡谷中,澜沧江水流湍急。

  叶荣才通过时,险些侧翻,幸被路人扶住。壮着胆子,任相国骑着摩托低速行进,两脚叉开,做好随时可能侧滑的准备。在一个上坡的拐弯处,对面突然驶来一辆汽车,与任相国险些相撞。

  濒临绝境 幸获救助

  风雨兼程15天,老人们终于到达了拉萨。饱览拉萨美景的同时,出国签证也顺利办理。休整4天后,老人们继续前行。到达318国道的终点站樟木镇后,经中尼友谊桥,乘着包车,行驶120公里后,老人们到达了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在加德满都,他们用简单的英语单词+手势+计算器,度过了终身难忘的4天。返回拉萨的路上,任相国遭遇了一次他自以为的“世界末日”。

  当时,行至老定日和新定日之间时,任相国的摩托车熄火后,无法启动。天色已晚,其余三人也已行至30公里外的新定日,任相国只好拆下部件,自行修理。零件拆了装上,但依然无济于事。

  雨,不停地下着。饥寒交迫的任相国,看到一块“禁止鸣笛,此处有野生动物通过”的标牌,既焦急又害怕,“当时有一种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的感觉。”突然,一丝隐约的摩托车马达声,唤醒了绝望中的任相国。

  不多久,一个藏族小伙子骑着摩托车出现在任相国面前。操着不流利的汉语,小伙子邀请任相国回家。人生地不熟,任相国犹豫了,“会不会有危险?要不要去?”顺着小伙子手指的方向,山脚下的一个藏式村落时隐时现。此时,村落方向走来的几个小孩和大人打消了任相国的疑虑。

  在藏族小伙子家,任相国受到了盛情款待。第二天一早,准备离开时,任相国发现,途中早已开裂的旅行包竟已被一针针缝补好。藏族小伙子也安排好了拖拉机,准备载摩托去修理。任相国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一股热泪夺眶而出……

  历尽艰险 平安归来

  老人们远行的40天时间,家人时刻担心着老人们的安危。

  王守山出行后,老伴便开始坐卧难安,随时守候在电话机旁,一等就是一天。晚上,只有王守山来电话报平安后,她才能入睡。“有一次他的手机打不通,到了晚上11点过才来电话,全家人都急坏了。”

  返回拉萨途中,林忠清意外受伤了。由于更换衣服,林忠清掉队了。为了追赶队友,当他由慢车道进入快车道时,摩托车撞到了路边的护栏。摩托车摔倒时,林忠清的右脚被砸伤。为了防止林忠清伤口感染,4人商议决定让林忠清乘飞机返回成都,任相国陪同。

  林忠清的受伤,并没有动摇老人们的意志。王守山决定,他与叶荣才经由109青藏线至兰州后,再取道213国道经若尔盖、川主寺庙、汶川一线返回成都。

  7月26日,任相国与林忠清乘飞机返回成都,历时30天。8月3日,王守山和叶荣才骑摩托车返回成都,前后历时40天,行程7000多公里。老人们的平安返回,让家人们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专家建议 老人谨慎远行

  对于老人们如此远距离的骑游,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干部医疗科张燕玲副教授表示,虽然老人们的精神可嘉,但并不提倡这种出游方式。由于长途跋涉、高原缺氧等原因,突发疾病的可能性会增加。加之年龄较大,老人潜在的危险性也会更大。出行前,最好进行全面、系统的体检,如体质较差或有潜在疾病,建议不要出行。

  记者 夏树伟 冯石龙